秦时,金光

【王相】经年梦

*有私设*
*不喜慎入*

北冥封宇第一次见到欲星移是在什么时候呢?

是在年少。

那时候北冥封宇需要一个伴读,而身为太子的他,自然而然就有了最好的选择,那便是欲星移,鲛人一族里最优秀的存在。

他们第一次的相遇着实很普通,不过是众人领着他俩互相介绍了一番。而北冥封宇隔着人群,看见了这位,要伴他一生的欲星移。

那是怎样一种感受呢?多年以后北冥封宇一直在询问自己这个问题,而答案却始终如一。

是的,他看到了阳光铺洒在海面上,波光粼粼,那就是欲星移的样子。

北冥封宇静静地看着欲星移向他走来,窗外的晚霞跳跃进来,然后北冥封宇穿过这份暖意,握住了欲星移递来的手掌。

这一握,就再不忍松开。

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朝之中,无形的...

【糖】新年

 *主颜路*

 *无CP向*

 *私设OOC*





————

  “滴答——,滴答——。”


  挂在墙上的钟表正缓慢而又迅速的行走着,离今年结束的时间还剩一个小时。

  整个城市灯火通明,街上已无行人,却无处不透露着暖意。

  而房间里却清冷的有些奇怪。

  颜路站在窗边,盯着外面看了许久后,才缓缓拉上窗帘,回身坐回沙发里。

  屋里只亮了一盏吊灯,昏黄的光芒很像是小时候点的那支蜡烛,却不比它有活气。...

无归

今年的冬季来的很早,也比往年更严寒。

漫天的风雪像是要淹没一切般,铺天盖地,又钻进夹缝。

我踏过九曲回廊,脚步不急不缓,就这么随着飞雪,回到了房内。

待抖落一身凉寒,才慢悠悠敛衣坐下,去沏上一杯热茶。

木窗是半掩着的,恰好能从缝隙中望到窗外的雪,还有一株梅花树。

那是……

我握着杯盏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,但还未陷入回忆,便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。

我缓慢的眨了眨眼,才掩去神情上的波动,起身去开了门。

是掌门师兄,这是在我意料之中的,而意料之外的,是他衣着单薄,根本无法抵御寒风。

我面容上的笑意淡了淡,取而代之的是溢于言表的担忧。

我将师兄请了进来,合紧门扉,又去取那披风,披在他肩头,接着斟上热茶,...

© 醉不成欢 | Powered by LOFTER